10个月前
 一条评论
经历迷茫的一周。

 经历迷茫的一周。—— 开学第十三周周记

 我是从老师发的过关单上得知这周是第十三周的,对照了日历发现的确如此(9月1日开学真是标准233)。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在网络上写周记,在之前暑假里的时候,因为受到奇异人生的影响也尝试过手写日记(羡慕max),但是现在看来的确过于耗费力气,在网上写也没什么不好的,尤其是我有了自己的博客以后。另一次周记算是上上上周星期天在空间发表的观点,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和今天我的todo里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又不谋而合了。
 好了,进入正题。这周的我过得不大愉快,更确切地说,是迷茫的感觉。说起原因,一方面是新学的知识点不能很好掌握,导致没有看到自己明显的进步。我感觉还有其他方面的,但是我好像找不到了(别吧)。嗯,的确,我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自己都觉得十分偏激的观点,却也是事实 — 学习方面的状况决定了我的喜乐,而且似乎一直如此。每每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更加茫然了。
 今天中午去食堂的路上,四周很静,阳光很好,让我顿然有了雨过晴天的感觉,就如跑完长跑体力恢复后的平静。的确,一切艰难困苦过去后,再回首,都不会再引起乌云雨点了。但是我必须明确,它们就在那里,亟待我去解决,我不能淡忘,也不会淡忘。
 我仍在前行。

10个月前
 4 条评论
在北斗西沉的日子里。

 在北斗西沉的日子里。—— 年末结语和我的感谢信

 今天是公历十一月二十日,庆丰历四年四月既望。再过两天就是这一月的下弦,也是今年小雪的节气,这才令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这年的确将近末尾了,我不知自己是喜是悲,也不知该喜该悲。
 到了年末,即便是被现代生活埋没的人们也会自然地回望本年,想起去年年末我也在空间做了一个很不完全的总结呢。但是看一看今年,我多半就只好叹气。去年那时,我抱有的是无奈和对未来的微茫的期望,今年这时,我怀有的是顾影自怜和往事难以回首的惆怅了。那往事,不但回不去了,连细细品味都再难了!我又如何能不哀从中来呢。
 我常想,对美好的往事也感到惆怅,是因为当前的境况不如从前了。但这是虚妄还是现实呢?
 我胆怯了。但是这不妨碍我对人生的乐章展开遐想,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篇章是美丽的,纵使不是最美,也能予我以勇气。会不会更美呢?
 如果是该多好呀。
 这不经让我想到友情,又想到亲情,再联想到自己。此刻的我信任自己,担忧家人,盼求友谊,嗯,意识会引领事物发展的,这一点我失而复得地坚信。因为我相信着,所以,纵使有北斗西沉的感伤,也我不会自卑自弃。
 我由衷地感谢。

教育系统决定人类进化方向

 思考考试的作用有感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生物界的术语早已经成为社会的法则。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立足于科学事实,揭示了生物进化的真理,经受住了时间的漫长考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人类作为一种生物,也终究无法摆脱自然选择的作用。
 “读书是唯一的出路。”这是许多中国家长对自己的孩子灌输的观念。这句话是过于绝对的,但又不可否认:当今中国,读书的确是大多数人最有效的出路。这里的“读书”不是翻阅书本,更不是师说里的“传道受业解惑”。现在我们的“读书”更多地是指到学校接受应试教育,顾名思义,最终目的是考试。考中了,便成才,落榜了,便是人生的败家。不仅如此,想要在社会上立足,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学历和学校也往往是关键的一环,而这“环”还须成绩来扣中。成绩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现代社会的生存线,这也是“读书”重要的原因,也是现代社会“适者生存”的要点。
 “适”即“适应”,能很好地适应课本上所教的东西自然是学习不可或缺的。我们的课本很多,但科目却很单一,再加上就业的压力和来自父母和老师的“劝说”,很多学生看似“有得选”,实际上“没得选”。倘若确实要选,这“可以选”的东西其实也很少,纵然有“艺考”、有“体考”、有“自招”、有“单招”,教人眼花缭乱,但我们的教育系统距离平等发挥每个人的潜力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然而人各有别,单单这几个科目想要涵盖所有人擅长的领域简直是不可能的,于是有许多许多的人因为“不适应”这某些科目便被草草“淘汰”了。
 更多的是“人择”,这择的,就是能很好地适应考试所规定的学科的人。越能适应这些科目的人,越好立足于社会,越好生存,而难以适应的人就被时间慢慢揉碎,终于择去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择去的不是这些人本身,而是这些人的基因。
 人类已经在进化的巢里建了控制中心,最重要的“控制杆”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教育系统能帮助筛选更有用的人才,筛选的方向影响着人类进化的方向。人类的行程在教育手里。发展教育多样化刻不容缓。

 封面来自 Tufts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