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应是风平浪静的一周

 本应是风平浪静的一周 —— 开学第十五周周记

 我因为感冒(见上篇周记),是在星期一下午才返校的。本想本周注定是艰辛的了,然而却出奇的平静。作业量尚可接受,只是额外目标未顺利完成。也没有出现各种大小事端。从星期五开始举办了为期一天半的运动会,我也没有项目。星期五晚上半个班的人一起看了一部漫威电影,并无深刻感想,娱乐性质的电影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星期四的时候,同学给我看了一下他的外国物理教材,这本书自诩注重物理素养的培养。我读了一两章,主要的感受就是注重例子和实验,让人容易信服和融会贯通。对比那本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选修 3-5,可以说是很棒了。我之前认为中国的教材是很有问题的,然后最近又认为还是独具匠心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些问题的,只是试题和课本贴合的很近,让人不好发现。或者只是某一本不太好?


 于是,我在星期五(运动会进行第一天晚上)拟定这篇周记的名字包含风平浪静的字样。然而,命运多舛,今天上午,我代替陈同学跑了四百米,然而不仅落得最后一名,更是低血糖发作。总之当时的情况很坏就是了。这也是这周的唯一转折了。要说别的,经过跑道的时候绊了一下红线,被骂了。念念不忘,我度量真小。还记得语文书上有人问度量是否可以养成的问题,回答是“可”。我也许还缺一些这样的东西罢。
 下周二又是大考,这次还要分班,对我来说暂时还不是一件好事。姑且不论成绩能否保持,要重新建立人际关系和熟悉新环境都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我们班的配置那么好)。总之,考不好要担心老师换了,或者教得更简单了,当然还有更重要的 —— 环境也会变得更糟糕。考得好,要重新环境适应了(而且老师配备实际上没有太大提升),压力也必然会上升。如果要预测一下的话,我想我考得不会太差,因为比起那已逝的虚伪,这一次的我是货真价实的。

 封面是 Life is strange 2 中的一个夜晚

在混乱中坚持

 在混乱中坚持 —— 开学第十四周周记

 说起这周,明显的感觉就是混乱,有些不合理的作业量、繁多的计程,让我没法按我理想的计划那样做那么多事情。另外西南流感爆发,班上三分之一(可能更多)的人都在感冒,当然也包括我,虽然热感没有冷感那么难受(否则我可能早就回来了),但是也不好过啊(>д<)
 在这样的混乱中,我也还是在努力按照心里理想的样子去努力。在这样的混乱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所以即便感到不是那么顺心,也不用忧心忡忡,其他的人一定比我更加慌乱呢。这周我拟定了预期的成绩表,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幸运会常在我身边的。
 共勉。
 
 这一周我学到的道理:
 * 多听,少讲
  记不得是从哪一本书上看到的了,大概是试题调研,多听少讲和多做少说看似差别不大,实则大相径庭。它不会绑架我们去多做,况且多做也不总是好事,容易累坏自己、消沉意志,甚至有点信仰的味道。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的一位同学告诉我「言多必失!」,事实也的确如此罢。少讲不仅是谦虚和厚积薄发的表现,也能减少自己的出错和时间的浪费,并以多听去弥补。我一向是主张只有当自己是真的很熟练的时候才去和别人讲东西,这样也能减少对别人的误导。利人利己。


 * 拒绝闭关,聆听真知。
  几个月前,偶然间,我看了一个叫「Achieve Your Creative Potential」的网站,里面有一句大概是讲“真理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有太多的人拒绝去看见”,我并没有感到很认同,因为我好像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真理”。
  直到这周的某个中午,在研究电势随电场线变化的时候,根据点电荷产生场强的公式,我猛然发现,场强和距离的二次方的关系就是反比罢了,不妨代入几个数值,等距离之间的变化量是在不断递减的,而不是等量变化的。最终的曲线就是一条典型的反比例曲线。这样的事实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只是我们没有去看见、去认可、去领会。我们生活在这些真知控制的世界里,只有不断地去接受这些事实,聆听这些真知,我们才能变得智慧。

  封面出处:The Other Side of the Wall

经历迷茫的一周。

 经历迷茫的一周。—— 开学第十三周周记

 我是从老师发的过关单上得知这周是第十三周的,对照了日历发现的确如此(9月1日开学真是标准233)。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在网络上写周记,在之前暑假里的时候,因为受到奇异人生的影响也尝试过手写日记(羡慕max),但是现在看来的确过于耗费力气,在网上写也没什么不好的,尤其是我有了自己的博客以后。另一次周记算是上上上周星期天在空间发表的观点,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和今天我的todo里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又不谋而合了。
 好了,进入正题。这周的我过得不大愉快,更确切地说,是迷茫的感觉。说起原因,一方面是新学的知识点不能很好掌握,导致没有看到自己明显的进步。我感觉还有其他方面的,但是我好像找不到了(别吧)。嗯,的确,我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自己都觉得十分偏激的观点,却也是事实 — 学习方面的状况决定了我的喜乐,而且似乎一直如此。每每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更加茫然了。
 今天中午去食堂的路上,四周很静,阳光很好,让我顿然有了雨过晴天的感觉,就如跑完长跑体力恢复后的平静。的确,一切艰难困苦过去后,再回首,都不会再引起乌云雨点了。但是我必须明确,它们就在那里,亟待我去解决,我不能淡忘,也不会淡忘。
 我仍在前行。

在北斗西沉的日子里。

 在北斗西沉的日子里。—— 年末结语和我的感谢信

 今天是公历十一月二十日,庆丰历四年四月既望。再过两天就是这一月的下弦,也是今年小雪的节气,这才令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这年的确将近末尾了,我不知自己是喜是悲,也不知该喜该悲。
 到了年末,即便是被现代生活埋没的人们也会自然地回望本年,想起去年年末我也在空间做了一个很不完全的总结呢。但是看一看今年,我多半就只好叹气。去年那时,我抱有的是无奈和对未来的微茫的期望,今年这时,我怀有的是顾影自怜和往事难以回首的惆怅了。那往事,不但回不去了,连细细品味都再难了!我又如何能不哀从中来呢。
 我常想,对美好的往事也感到惆怅,是因为当前的境况不如从前了。但这是虚妄还是现实呢?
 我胆怯了。但是这不妨碍我对人生的乐章展开遐想,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篇章是美丽的,纵使不是最美,也能予我以勇气。会不会更美呢?
 如果是该多好呀。
 这不经让我想到友情,又想到亲情,再联想到自己。此刻的我信任自己,担忧家人,盼求友谊,嗯,意识会引领事物发展的,这一点我失而复得地坚信。因为我相信着,所以,纵使有北斗西沉的感伤,也我不会自卑自弃。
 我由衷地感谢。

41年前
 无评论
教育系统决定人类进化方向

 思考考试的作用有感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生物界的术语早已经成为社会的法则。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立足于科学事实,揭示了生物进化的真理,经受住了时间的漫长考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人类作为一种生物,也终究无法摆脱自然选择的作用。
 “读书是唯一的出路。”这是许多中国家长对自己的孩子灌输的观念。这句话是过于绝对的,但又不可否认:当今中国,读书的确是大多数人最有效的出路。这里的“读书”不是翻阅书本,更不是师说里的“传道受业解惑”。现在我们的“读书”更多地是指到学校接受应试教育,顾名思义,最终目的是考试。考中了,便成才,落榜了,便是人生的败家。不仅如此,想要在社会上立足,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学历和学校也往往是关键的一环,而这“环”还须成绩来扣中。成绩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现代社会的生存线,这也是“读书”重要的原因,也是现代社会“适者生存”的要点。
 “适”即“适应”,能很好地适应课本上所教的东西自然是学习不可或缺的。我们的课本很多,但科目却很单一,再加上就业的压力和来自父母和老师的“劝说”,很多学生看似“有得选”,实际上“没得选”。倘若确实要选,这“可以选”的东西其实也很少,纵然有“艺考”、有“体考”、有“自招”、有“单招”,教人眼花缭乱,但我们的教育系统距离平等发挥每个人的潜力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然而人各有别,单单这几个科目想要涵盖所有人擅长的领域简直是不可能的,于是有许多许多的人因为“不适应”这某些科目便被草草“淘汰”了。
 更多的是“人择”,这择的,就是能很好地适应考试所规定的学科的人。越能适应这些科目的人,越好立足于社会,越好生存,而难以适应的人就被时间慢慢揉碎,终于择去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择去的不是这些人本身,而是这些人的基因。
 人类已经在进化的巢里建了控制中心,最重要的“控制杆”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教育系统能帮助筛选更有用的人才,筛选的方向影响着人类进化的方向。人类的行程在教育手里。发展教育多样化刻不容缓。

 封面来自 Tufts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