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无评论
灰色天空下的日子 一

 第一片段 令人欣喜的开始

 那是七月流火的九月,暑假刚过。
 得知被那所学校录取以后,我虽然不满意,但也没有太多后悔;毕竟是自己考出来的,去怪谁呢?
 我那时候还不会骑自行车,实际上是因为小时候的摔跤让我不敢学了;因为学校离家不远,以后还须我每天自己坐公交车上学、回家。这对于我,倒还是十分适应的,毕竟很久以前,同样是因为路途,搬到奶奶家之后,我也一直是自己坐公交车来回的。

 毕竟是「梦」了。校名我是不愿直说的,但我又怕名字重复,所以抽象了它的口号,找了一个没有百度到的词组,叫「明才中学」好了。
 于是我的新生活,就这样,在「明才」的天空下开始了。

 明才的大门前是一个长长的,少说也有二十度的「坂道」;这是现在日文的词汇,然而来源于中国,许多古文里也都有坂道一词的使用。坂道,就是斜坡。我之所以使用,是因为这个「道」字;明才门前的斜坡上铺的是沥青,是柏油路,能走车的,不过不很宽,一般两辆车相向就造成了严重的拥堵,再加上两旁的杂物、摊贩、电动车,要是遇上这种情况,往往非得某一辆车完全退出才行。不过,这条路的排水做得不错,下雨天我从来也没见过明才的门口淹水。
 除了斜坡路,斜坡脚下,就在学校门前还有一条横穿的小路,还是水泥地的,只是太窄,不能走车了。这条路是通着城中村的,大门右手边的一条路可以直通车站的,虽然我也是第二年的时候才知道,之后就常常走这边了;而左手边,看样子也是通着城中村的,但我竟然从来也没有走过,甚至都没有向里望过。

 进了大门,门口是一颗低矮的香樟树;这里有必要说明,虽然叫香樟,靠近此树是闻不到香味的。不过呢,近看这树虽然矮,但是枝繁叶茂的,在二楼看,有时竟有仿佛进了丛林的错觉。或许是因为这一点,明才的校长尤其喜欢说「在香樟树下」之类的话。
 香樟树的左边有一个走廊入口,进门左边是学校的「书吧」;对我们来说就是文具店,可是对老师们,意义可不一样了,学校的用书是必须从这里进货的。这栋楼除了做行政楼,也是初中部的楼。
 书吧走廊的右侧是初一年级的几间教室,往前走通着一楼大厅。大厅里有几个好像已经放了很多年的,颇为廉价的伟人塑像;这些塑像任学生们抚摸敲打。大厅门上用大红字写着一排「没有教不好的学生」之类的话。说起红字,和树下的走廊对应的,右边走廊的楼梯那里还有一行「一切为了学生 为了一切学生」,看了教人感到信服。至于为什么右边的走廊就有楼梯了呢,我想是因为校园是对着斜坡的,感觉是顺应了校门口的大斜坡;当然下雨天校园里也没有淹水的,明才的排水系统做得很好;但是我清晰的记着,有一次学校让我们去打扫卫生,用的是细竹竿做成的扫把,斜坡终止处有一滩浅的淹水。

 用文字描述环境还是有一点难度的。香樟树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圆形园地,被很浅的草木围着,中间是鹅卵石的地板,家长会的时候就停车(非机动车)用的,再往右边就是高中部的楼,那楼是很旧的,在初中部的楼修起来之前这应该就是主楼。
 高中部的楼后面的再右侧,分别是第一食堂和第二食堂;食堂是全外包的,不好吃,贵,地方小,环境也不很干净,气氛很是压抑,我向来不喜欢,而且连带着,吃饭成了我的痛苦之一。想起来,昨夜里我还和朋友说了进食时大脑给人的两重安慰(一是入口时,二是饱腹时)真是惭愧了。
 初中和高中的楼是矩形的高和宽,前边一开始是一个人工的水池,水池中间是一个铜色的书卷样的不很好看的「雕塑」;不过这是后事了,我刚入学的时候,那水池还是石头做的仿自然的,中间是稍高的石峰,水是绿色的,不知深浅,但是上面蒙了网,好像很不安全,只是不久就被拆了,我约莫着是军训回来以后不久。新水池是深蓝、白相间的砖块,水池也经常清理,浅还清,看到这个水,我很想伸手,但里面有着未接通的灯管,我害怕触电,就这样死在这里,或者烙下残疾都是不好的,这是从小我奶奶灌输给我的思想,以至于我小时候坐公交车也常常提心吊胆地注意着车距;实习车我们一般是不坐的。

 再往前,是两块绿色地板的篮球场,不过只是涂色,地还是水泥的。我从没在这里打过球。
 再然后,是围墙;下面是假红砖的,上面是铁栅栏;我不知道为什么足球场要这么用心地围起来。一共有两个门,靠近初中部的右楼梯是一个,高中部正对着又是一个。球场用的是真草,我刚去的时候,一个暑假没修剪,可谓是荒草丛生,后来开始修剪了,而且估计是雇了常工的,于是我再也没见过这么荒芜的景象了。围着球场是脏得快成黑色的绿色跑道,不过后来也被重新漆成鲜红的,至于时间,我也是记不清了,虽然是没过去多久的事情;我是讨厌跑步的,甚至体育课后来也不去了,这跑道给我的印象只是后来放操后、午间的百无聊赖、充满忧虑的散步。
 足球场也作操场用的,但是人太多,光球场还不够用,所以一般高三年级是在篮球场和「风雨馆」做操。
 这风雨馆是篮球场再去右边的一座橙墙蓝顶建筑,涂色颇为难看,而且纯乎是一个铁皮架子,透风的,只是不漏雨。操场没有看台,所以大型活动多是在这里面举行的。令我诧异的是这风雨馆里竟然还有一座石头建筑,我没有进去过,也不让,我合计着是体育老师的办公室和学校的播音室,因为风雨馆里有好几个上世纪样式的喇叭。说起设备,这馆的前面是有一个可移动的舞台的,上面还有彩灯,只是好像不很好控制,每次开启都是五光十色的,闪得眼花。效果自然很差,透风又冷,自然也没有办法进入状态,所以这竟然也让我讨厌起表演活动来了。

 再往右去呢?还有的。原先是一栋二层灰砖小楼,上世纪风格的,我去时就已经荒废了,后来老师告诉那是以前高中部的楼,这也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楼后面是一片被遗忘的园地,杂草丛生的,不几天就让我们整个年级去打扫;当时我是很不愿的,为什么要让学生干这种开荒的工作,虫和泥到处都是,只是为了省钱。不过那么多人都在辛勤劳动,我也只能附和着。于是有人还质问我干些了什么活,我说了后他也就哑口无言了。他后来成了班上的劳动委员,他是个开朗但尖酸的人,略胖的体型,我不是很喜欢;我则从一开始就是讨厌职务的,我觉得这些东西妨碍学习,但是后来他的成绩竟然比我好。
 这个遗忘地的后面是一排居民楼,旁边的小道可以绕道后面入口那里,我曾经独身探过。到了那里便觉得完全不是在校园中了,有一种发现什么秘密似的预感,仿佛可以马上到马路上去,不过这是错觉,因为我没有见到其他出口,所以这一排是职工楼罢。但奇怪的是,后来再去的时候,这个入口就被封上了,真是匪夷所思的。

 这就是明才的校园的全部了。说着好像很大的样子,实际上这样的地方,逛上几次就腻了,更何况要待上几年,就觉得甚小,而本身也的确不大。至于那块荒废地,只是冷清,实际上也不距离很远;现在,那里已经被开垦为工地了,合并了再向右边的一个小小的幼儿园,建了新楼,不过我是享用不到了,也不想。
 这是我眼中的明才,在我和母亲在风雨馆的地板上蹲着听王校长讲话的时候,上面的显示屏放着重复的外包视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明才的简陋,只是一个新开始的欣喜,和我满溢的希望让我忽略了它们。这从我军训时候的异常表现就能看出来,我对那个女生的奇怪的笑、足以克服自然畏惧的「没什么」的自信。

 之后,开学考试得到了班上的第一名;那是我第一次全科第一名。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坚信幸运光环是在我身边的,配合本来就有的自信,我更是感到满足和狂喜了,仿佛什么打击对我都是无效的,我就是掌握了未来和希望的人,我就是天选之子。

 就这样,我在明才阳光明媚的天空下开始了我的「Journey」。

TAG none

  评论
  • 您正在回复给 Poi